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保护野生动物增进人类福祉

发布时间:2019-08-15 16:09:46

保护野生动物增进人类福祉

包括人类、野生动物在内的万千生灵,都是地球大家庭的成员。一方面,野生动物和森林、湿地等构成了强大稳定的自然生态系统,庇护着人类生存发展空间;另一方面,野生动物为人类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充足而又不可替代的物质资源、基因资源、科研资源和文化艺术资源。无论人类文明发展到何种阶段,正确认识和科学处理人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关系,都是一个永恒课题。  全人类的共同和义务  据科学家研究,地球生物多样性在大约3万年前达到最丰富状况。从那以后,人类社会的发展,特别是工业革命的兴起,对生物多样性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全世界原有森林76亿公顷,现已不足34亿公顷,并且以每年1%的速度递减,其中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热带雨林每年消失18万公顷。全球湿地生态系统面积也在持续锐减,功能严重退化。人类生产生活造成的环境污染不断加剧。近些年来,全球范围的非法盗猎和走私贩卖野生动物及产品贸易活动日益猖獗,每年非法的野生动物贸易额达上百亿美元,成为排在毒品、军火交易之后的世界第三大走私活动。  有数据表明,仅自1600年以来,就有83种哺乳动物及113种鸟灭绝,全世界目前仍有近800种野生动物濒临灭绝,备受关注的野生虎已由1900年约10万头急剧下降到目前不足3500头。  野生动物面临的生存危机,同样也是人类面临的生存危机。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包括野生动物在内的自然资源,并非无穷无尽、取之不竭,如果再不约束对自然的无序破坏和对自然资源的掠夺性利用,人类的子孙后代将只能面对荒芜、孤独的家园,从而最终失去生存发展的空间。  基于这些共识,人类真正开始了保护自然和自然资源的努力,本着加强合作、推进共同保护、实现全人类共同受益的精神,先后诞生了《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1973年)、《关于特别是作为水禽栖息地的国际重要湿地公约》(1975年)、《生物多样性公约》(1992年)等一系列国际文件。从此,保护自然及保护自然资源上升到国际重大合作事务的高度,成为人类调整自身发展方向的又一历史性选择,保护野生动物作为保护自然及保护自然资源的核心内容之一,也随之成为全人类为实现自身可持续发展的共同和义务。  中国政府和民众付出的努力  中国政府十分重视野生动物保护。早在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就发布了《稀有生物保护办法》。1956年,国务院批准建立中国第一批自然保护区。改革开放后,中国加快了工作步伐,野生动物保护事业进入发展的快车道。  (一)建立健全法律法规。形成了以《野生动物保护法》、《森林法》、《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濒危野生动植物进出口条例》为核心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律法规,明确了“加强资源保护、积极驯养繁殖、合理开发利用”的保护管理方针。  (二)构建中国特色的行政管理体系。从中央到省、市、县的四级政府,都建立了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在大部分野生动物重点分布区还建立了乡镇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站。同时,建立了由林业、公安、海关、工商等多部门组成的野生动物综合执法监管队伍。  (三)保护和扩大野生动物栖息地。加强以自然保护区为主体的野外保护,全国现有林业自然保护区2150处,占国土面积的13%,同时建成41处国际重要湿地、483处湿地公园、2850处森林公园,使85%以上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种群得到有效保护。投入4000多亿元资金保护天然林、退耕还林,促进了栖息地的恢复、扩大。在重大基础设施建设中,严格保护野生动物栖息地。比如,青藏铁路专门为藏羚羊迁徙开辟了33条“通道”,云南思小高速公路西双版纳野象谷段成为全世界“以自然为本”的典范。  (四)实施野生动物拯救繁育和放归自然。建立包括专门基地、动物园、野生动物园等在内的拯救繁育体系,对230多种珍稀濒危野生动物建立了稳定的人工繁育种群,对朱鹮、野马、麋鹿、扬子鳄等14种人工繁育种群成功放归自然。每年还救护三四十万只野生动物。  (五)切实提高野生动物福利。加强对野生动物人工繁育利用的规范管理,制定严格的技术标准,建立专用标识管理制度,强化对资源消耗的总量控制。经常性开展监督检查和清理整顿,严厉查处和惩治各种恶劣对待野生动物行为,促使中国的野生动物园、动物园、救护中心、繁育基地的场所条件、技术手段和野生动物生活状态得到极大改善,基本达到相关标准,有的还超过发达国家水平。  (六)认真履行野生动物保护国际义务。作为一个负的大国,中国先后加入了《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湿地公约》、《生物多样性公约》,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俄罗斯、印度、韩国等签署了有关野生动物保护合作的国家间协议。加入了有关国际组织并开展良好合作。实施了一系列国际项目,支持其他国家保护活动。中国对有关野生动物保护国际事务的立场、主张,正赢得越来越广泛的关注和认同。  在政府和民众的共同努力下,中国珍稀濒危陆生野生动物种群已基本扭转了持续下降的态势,总体上稳中有升,并且一批极度濒危的陆生野生动物正逐步摆脱灭绝的风险,显现出良好发展势头,其栖息环境也不断优化。目前,大熊猫野外种群数量达到1596只、人工繁育种群数量达到268只;朱鹮从1981年发现时仅存7只发展到野外种群和人工繁育种群总数超过1700只;东北虎野外种群从2000年12—16头增长到18—22头;扬子鳄从上世纪80年代约300条发展到1万多条;藏羚羊从2000年约6万—7万头增长到目前近20万头;已在野外灭绝的野马、麋鹿又重新建立起野外种群。  开创中国野生动物保护新局面  今后一个时期,中国政府将按照建设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的要求,坚持改善生态与改善民生并举,妥善处理好保护、繁育和合理利用的关系,不断开创野生动物保护工作新局面。  一是大力抢救保护极度濒危物种。研究制定专项规划,将其野外种群及栖息地全面纳入保护范围,落实监管,消除保护盲区,严防物种灭绝及其基因资源的流失。加强救护性繁育,推进放归自然,促进其野外种群的逐步扩大。  二是强化对其他物种野外种群的普遍性保护。将野生动物保护与实施重大生态工程有机结合,严格限制和规范猎捕活动,坚决打击乱捕滥猎行为,促进资源总体增长和栖息地生境不断改善。  三是坚持生态优先、合理利用。在不损害野生动物种群发展、确保生态安全的前提下,从兼顾社会经济科研文化合理需求出发,鼓励和促进野生动物人工繁育利用,不断提升规模化、集约化、标准化水平,进一步提高野生动物福利。  四是加强疫源疫病监测防控。加强国家、省、地县各级陆生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站建设,形成综合防控体系,完善机制,充实队伍,提高能力,实现对野生动物疫情的有效预防和快速处置。  五是携手应对共同挑战。拓展与各有关国家和国际组织合作的渠道和空间,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坚持权益与义务相协调,认真履行各项义务,兑现各项承诺。  六是发挥广大公众力量。广泛开展宣传教育,提高全社会的保护观念、法制意识。发挥媒体和公众的舆论监督作用。与民间团体、志愿者、企业等力量密切合作,形成“政府主导、多方参与、共同保护”的良好局面。  (作者为国家林业局局长)

云南最好的专治癫痫医院
河南专治牛皮癣好的医院
专家讲解附睾炎病症症状有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