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多個省會城市出租車司機罷運有隊伍被警察沖

发布时间:2019-12-08 23:23:12

多个省会城市出租车司机 有队伍被警察冲散__腾讯

据媒体报道,在专车软件与高居不下的份子钱造成的双重压力下,多地出租车司机开始了和据公众号“出租之道”消息,13日,出租车全面爆发,包括长春、济南、成都、南昌在内多个省会城市全线开花,堪称有史以来最大规模

长春市从昨天上午就发起出租车开双闪支持,下午警察进行干涉,但是司机们还是在今天凌晨正式展开出租车,到了凌晨3时,队伍被警察冲散早上又有大批出租车队伍逐渐形成

济南的出租车司机们计划两天今天早晨开始,出租车基本没有出车了,有极少数出来拉活的出租车被砸队伍本来计划去济南市、龙奥大厦集结,但客管办早就得到消息,协调了大量警察在龙奥大厦周围管制,后来司机们是分散在各地区集结

成都这次出租车是说来就来,基本没有预兆,今天早上开始,在成都新会展中心电视台门口,市门口,天府大道大批出租车聚集在一起举行

南昌今天参与的出租车大概在500台左右,队伍上午9时多出发,从老福山前往省,但是那里的警力庞大,去了的出租车都被驱赶,无奈只好到京东大道世纪风情聚集

1月4日,沈阳数千辆出租车集体从1月9日至10日,南京多个区域发生打砸出租车、殴打司机、阻挠出租车正常运营的情况打砸事件起因是从8日开始的南京出租车停运事件停运的原因主要是“份子钱”太高司机们希望增加起步价,全天候双计时,增加返程费

让各地出租车司机不堪重负的份子钱到底有多少据观察者查询,南京出租车停运的原因主要是不堪忍受每个月7000元份子钱在成都,每天出租车份子钱高达400元长春市目前大约有16000台出租车,都是承包模式,一台出租车每天的份子钱是240元至280元,交4万元押金济南的出租车司机说,一天只能跑二三百元,除去交公司份子钱和其它费用一天只能剩几十元,“一睁眼就欠着公司150”

南昌在1月9日,就因为份子钱过高和专车原因发动了一场小规模出租车,这次与上次不同的原因是新增的300辆出租车,司机们认为收费不合理,以前除了车子钱只要交1万元的履约经和互助金,现在新增的300辆出租车要5万元

“滴滴专车”等专车软件是从去年开始出现的一种借助APP衍生的出行信息平台与传统出租车相比,专车不仅车辆都是价位为20万元以上的中高档汽车,而且还提供开门、送矿泉水、撑伞、搬运行李等VIP服务当然,价格也不菲,综合计算下来,“专车”的收费水平大约是普通出租车的3倍左右

“黑车”与“专车”仅一步之遥出租司机认为专车分了自己的蛋糕;觉得相关部门对黑出租、套牌出租整治力度不够而媒体却为“专车”挑战出租车公司暴利模式叫好,"专车’分蛋糕,你提供的蛋糕,够市民吃吗”《人民》这样质问道

“由于事实上的垄断,出租车行业发展极为畸形:出租车数量长期不增加,形成、加剧打车难;公司长期靠高额的‘份子钱’坐收渔利、一本万利,而出租车司机处于绝对的弱势地位,盈利大部分缴了份子钱,权益缺乏保障即便一些车辆放给个人,也因为号码奇缺,被炒至天价,比如沈阳,炒到六七十万元一台车出租车供求关系紧张,市场被严重扭曲”

1月7日,新华社再发评论敲山震虎:出租车经营权的垄断,养肥了少数人,害苦了一批人拥有出租车经营权,就可以不花一分钱,靠司机“融资”起家,用司机“份子钱”还贷款,可谓“空手套白狼”坐享其成,而绝大多数出租车司机如同“骆驼祥子”这种利益模式早已板结,针扎不进,水泼不入,成为百姓出行改革路上的“坚冰”

“一名乘客用滴滴专车叫车后,司机到达后为她开门”新京报日前在报道中配上这样一张图片,“为什么出租车司机和商务专车司机长着两张截然不同的脸”PingWest中文更是发问,“…那些出租车—无论是你用滴滴或快的叫来的还是路边招上的,车厢里的空气都一如既往地浑浊,车窗按钮、座椅套垫和放报刊的布袋破损稀松平常,冬夏两季通常都不主动打开空调,周边环境干净卫生已经是最大的造化了而商务专车—它们通常比出租车的价格贵15—20%—车厢里的空气一般来说都清新得多,有的还会喷点淡淡的香水,所有设施都完好无损,为乘客提供瓶装矿泉水,如果想充电还提供充电线和USB接口,大多数司机会问你想听什么音乐或是否选择安静不放音乐,冬天和夏天空调是必须的,而且随着外部温度的变化随时调整”

对媒体“两张脸”的质疑,出租司机一定喊冤,因为他们也没有少下功夫“高端客户也是客户,没有‘专车’之前是我们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沈阳的哥杨师傅表示,他曾多次在五星级酒店搭载高端乘客去机场等地,收入颇丰“高端客户都比较在意时间,给钱也更大方”他回忆说,他曾经拉一位乘客从机场到东塔,打表几十块钱的活儿,对方上车时直接给了100,并示意不用找零了

高端市场到底有多大,以至于市民要吃的蛋糕都不够南京的哥顾师傅说:“南京本来有约一万辆出租车,去年为迎接青奥,一下子增加了三、四千辆,这部分新增车辆又以中高档车为主,价格高不容易拉活,每月份子钱却要9000多,费油,修起来还贵,再加上专车的冲击,不少司机都觉得,今年是最困难的一年”

市场很残酷,而对运营成本,出租公司同样一脸冤枉“我就不愿听这个份钱,这4000块钱里边有车钱、有保险费、GPS等等我们收的只是个管理费份钱里只有7%是公司的利润”济南出租公司的代表直喊份钱全国最低,不能降了在山东省政协近期组织的座谈会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出租司机、专车司机、出租公司、市民代表、交管部门、滴滴打车,全都到齐了

问题也许一时难以解决,但这样的中国特色协商终究是一件好事,民众的参与正回应了新华社的评论:时下,出租车行业“深改”呼声异常强烈当大家把目光聚焦于谁在制造垄断、那方利益难以撬动等“高大上”的问题时,乘客一方的声音却略显弱势出租车行业改革本应是为了营造更好的乘车环境在管理部门、出租公司、驾驶员进行利益博弈的同时,不应让乘客成了“局外人”

动脉硬化血管弹性减弱
小儿支气管炎反复发作
有啥止咳的儿童安全用药
伟哥是什么成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