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荒兽主宰 第一千四五九章 及时赶到

发布时间:2020-01-16 13:26:08

荒兽主宰 第一千四五九章 及时赶到

“杀,不要怕,他们的实力都已不足一成,不足为惧,快杀……”

青龙州主在清浊二老的搀扶下,睚眦欲裂,近乎疯狂地咆哮着,若是他能动手,早就将燕澜剁成肉泥。

剑非仙、炼巫天悬立半空,双手赋予身上,饶有兴致地俯瞰着这场好戏。

他俩不是不想动手,而是燕澜身份乃是驯盟驯皇,他们又是丹盟与剑盟的阁老,实在不方便公然对燕澜动手,否则必将引起联盟之间的冲突。

所以,他们只能在心里呐喊,希望那些乌合之众赶紧动手,不要磨蹭。

燕澜暗暗开启储戒,以仅有的一丝灵力,催动着几件防御型法宝。

他已无力进攻,只能以防守为主。

“杀,杀了燕澜,他将我们青龙州毁成这样,死有余辜。”

为首的绿毛老者颤颤巍巍地高呼起来,只不过他的满头绿毛已经被尘埃染成灰色。

八名分神期修士,在绿毛老者的鼓动下,齐齐呵斥一声,朝燕澜扑杀而来。

“终究还是免不了再动手啊,但愿今天能够不死。对,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很多的事要做,天陆,父亲,凌玉姐,清玄伯伯……”

在八人袭来那一刻,遥远处猛地传来一声怒喝:“住手!”

呵斥之中蕴藏震魂之音,八名修士当即口吐鲜血,气势萎靡。

燕澜顺声望去,发现乃是暮成雪、赦无生、断尺惊虹三人正朝这边疾驰而来。

“有救了,哈哈哈……”

燕澜大喜,身体又控制不住酿跄了几下。

青龙城距离王战比试的地方足有数百万里,此地的声势波动,根本传不了那么远。

故而暮成雪一众完全不知道青龙州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等到他们察觉,事态已经严重,全速赶来,也需要一段时间。

赦无生瞬间落到燕澜身旁,将燕澜扶住,细细查探了一下燕澜身体状况,发现并无大碍,目光冷视四周,最后落在青龙州主身上,哼道:“青龙州主,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动用地脉化龙禁诀。你可知道,百年之内只能施展一次地脉化龙禁诀,若是百年之内青龙州有灭州之劫,拿什么去捍卫青龙州?”

赦无生义正辞严,其余众修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竟被吓得不由自主后退几步。

“灭州之劫?哈哈哈,可笑,有本主在,谁敢灭青龙州?就算没有地脉化龙禁诀,本主一样可以抵御外敌,守护青龙州。更何况,青龙州在皇域眼皮底下,若是连青龙州都不保,那么皇域……”

“放肆!”

暮成雪猛地拂袖怒斥道,双目之中竟有杀意涌动。

青龙州主冷冷一笑,道:“原来是柱老大人,在下失礼了。不过,在下很快就是东域域主,以后柱老大人再见到本主,可要备足了礼节。”

狮国共有东西南北四域,四大域主的地位,比皇国柱老还要高上半分。

暮成雪冷冷一笑,道:“等你登上域主大位再说不迟。擅动地脉化龙禁诀,若老夫如实禀告皇室,你大祸临头。”

“哈哈哈哈……真的吗?不不,本主可不像你说得那么弱,本主来日方长,今日不与你们计较。”

青龙州主心有不甘地说道,他知道,今日有暮成雪在,杀燕澜注定不可能。

暮成雪冷冷一哼:“来日方长?哼,只怕没有来日了,今日老夫就要带你去皇城问罪。”

青龙州主猛地挺直腰杆,目光狰狞道:“就凭你,国老身份只比本主高半级,本主有青龙官印在手,你无权捉拿本主,只能目送本主离去。”

言罢,青龙州主转身就要离去。

暮成雪向天一指,一道紫光降临。

紫光熄灭,半空悬浮一道令牌,上面有一古体字,乃是“梨”字。

暮成雪朗声道:“老夫持梨王令,难道也无权抓你?”

青龙州主转身,冷冷一笑,亦是朝天一指,一道褐芒也是从天而降。

褐芒消散,也是现出一道令牌,上面赫然显现一个“鳝”字。

暮成雪神色剧变,讷讷道:“鳝王令,你怎有鳝王令?”

青龙州主嘴角翘起,道:“就允许你有梨王令,不许我有鳝王令吗?本主走了,不必相送。”

青龙州主在清浊二老的搀扶下,腾空而起,化作一道流光远遁而去。

那些青龙州分神期修士,也紧跟着四散而去,不敢逗留此地。

骁铭州主又是讪讪一笑,朝暮成雪拱手道:“既然有柱老大人主持大局,那便没在下什么事了,告辞。”

言罢,骁铭州主带着妖海魔僧也当即离去。

剑非仙与炼巫天对视一眼,二人皆是目有凶光。

炼巫天道:“燕澜,据老夫所知,你掌御了聚魂尊者的魂印,你可知,聚魂尊者乃本盟高人,若你识相,将收走魂印,将聚魂尊者放了。”

剑非仙也立即道:“云破大剑皇的神魂被你抽离,还请交出,否则本盟绝不善罢甘休。”

燕澜闻言,微微迟疑。

说实话,云破大剑皇对他意义不大,顶多用来震慑一下青龙州修士,但聚魂尊者意义非凡,尤其是其修炼的冥帝降临奥诀,到现在他还没来得及探查到此诀的来历,甚至连诀文尚不得知。

燕澜不愿在这个节骨眼上招惹是非,道:“二位,容我恢复一下魂力,否则取不出他们的神魂。”

剑非仙与炼巫天点了点头,他们自是知晓燕澜消耗甚大,此时取不出也是正常。

故而他们二人远远地守着,彼此暗暗交流。

剑非仙道:“燕澜此子绝不简单,有史以来,还未有记载能破地脉化龙禁诀之人,他居然能够镇压此禁诀,实在难以置信。”

炼巫天道:“此子身上必有秘术,抑或有高人相助。罢了,暂时不与此子彻底撕破脸皮,待我等查清状况,再做打算。”

剑非仙点了点头,道:“若非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今日这一切。”

炼巫天道:“老夫也是不敢相信,想必皇室也会调查燕澜,我们或许可以从皇室那里探听到一些风声。”(未完待续。)

北京安定医院怎么样
玉田县第二医院怎么样
广州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聊城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陕西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