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墨城白雪 第十章:梨林一夜,花谢果结

发布时间:2020-01-17 00:30:43

墨城白雪 第十章:梨林一夜,花谢果结

水香与止留枯两人走在碎石小路上,任由梨花从眼前飘落铺洒到各处。

突然,水香停了下来。她突然想起,自己还记得梦中那人是在守着那走过离亭的女子。自己突发奇想的想要守着这十座离亭。但是,自己又好像是忘记了些什么。想了一会也没有想出来到底是忘了些什么…

要是换作是在平时的话,水香有想不通的事情一定不会花过多的时间去想。但是如今走在这梨林间的碎石小路上,看着满目的雪白。她突然很是想要将那忘记的部分想出个所以然来。

这个时候第七座离亭已经出现在她与止留枯的前方,径直的走了进去。

止留枯依旧坚持的没有入亭。

水香也不管他,将亭帘掀起一角就那样倚靠在了亭柱旁边。

止留枯不时的找些话题来打破这安静的气氛,可是不论他说的是如何如何的有趣,水香依旧自顾自的在出着神。

日头西斜的有些厉害,宛如橘皮的晚霞也变作了火烧云,烧进了远方的地平线下。

晚风落来溅起了铺在林间的梨花朵儿,让止留枯那一袭玄袍变成了黑白斑驳之衣。梨花瓣想要钻进离亭,可是那四面轻轻的纱蔓却是无情的将其阻拦在亭外。

离亭之外有很多的白,离亭里面有一道白。

亭外冷香白雪梨花朵儿,亭内静谧白裙俏佳人儿。

夕阳已经落下,夜幕倾满天穹却不能见月。

一股白面的热香钻进了水香的鼻腔。

亭外止留枯递过来一包油纸袋,里面装着几个白面馒头。居然还在往外冒着热气,水香看到他是从胸前的衣襟内拿出来

止留枯单手托着油纸袋,脸上衍着笑,有些傻气的看着水香。

接过油纸袋,水香看着站在亭外的止留枯说道:“为何你总是这般的爱笑?并且笑的有些…”

“笑的有些傻气是吧。没办法,我天生笑起来就傻乎乎的,并且我是很爱笑。这样不好吗?总比像小师弟那样整天板着张冷冰冰的脸好吧。”没等水香说完,止留枯就傻笑着接了她后面的话。

“我见过墨城笑过。”

“那他肯定是穿的白衣在笑。”

“然。”

“我就知道。”

两人不再说话,各自捧着手中的白棉馒头开始吃了起来。水香倚在亭内,止留枯站在亭外。

水香上一顿还是晨间吃的那两个王二包子,到现在已经入夜。中途一路寻亭,所以肚腹早就空空如也。几个馒头吃的很快,很干净。而止留枯反而吃的很斯文,他将手中只有一个馒头。他不是用啃的,而是撕下小小的一块放进口中咀嚼咽下。

当水香吃完了油纸袋中的两个馒头的时候,止留枯手掌中的那个馒头也刚刚吃完。

虽说今夜无月,但是梨林之中的那些白梨花却宛若是一只只萤火虫停靠在各树的枝头不肯离去。也就是在有夜风穿过梨林的时候,才会从枝头落下几朵隐没在黑色之中渐渐成堆。

现在夜色正浓,水香依然待在离亭之中不肯出来,看来今夜是没有打算回城南九号的想法了。

吃饱喝足便瞌睡,这是最基本的自然法则。虽说水香吃饱了还尚未有喝。但是一股倦意涌上脑海,一双眼皮又想将眸子盖住。

水香做到了亭中的长凳之上,背靠在亭柱上。就这样渐渐的睡去。

止留枯透过亭帘被掀起的那角看着睡着的水香,嘴角依旧翘着傻傻的笑,眼中噙着温柔。他从不远处搬来了一块大黑石,坐了上去面朝离亭那角单手撑着下颌。

渐渐地,渐渐地轻柔的夜风吹拂着止留枯的眼皮,将它抚的合了起来。离亭中水香倚柱而卧,离亭外止留枯撑颌而眠。一时间这片梨林之中除了简单的风声,梨花瓣碰撞的小声之外就再也听不见其他任何的声音了。

夜风声逐渐的变得小了,而花瓣之间的摩擦声却变的有些大了起来。由原本耳不可闻的小声,变作了簌簌的轻声。

一瓣一瓣,一片一片的梨花从枝头被夜风摘落而下。就像是在下着一场无声的白雪,覆盖住了原本的碎石小路。落了厚厚的一层白衣。就连已经没到止留枯的小腿处也不肯停下,这是得有多少凋零的梨花才堆积的出来。

而离亭之中的水香,黑石上的止留枯对此异象丝毫没有察觉。

不一会的时间,梨林之中所有的白都落下了枝头。就像是谢了一场曲幕一般铺在林间。

梨花落尽却不见枝枯败残,却是硕果累累。一颗颗青梨坠在细枝桠上,压的所有枝条都弯下了腰。阵阵诱人的果香顿时充斥在梨林之中。

次日,晨曦升腾着喜人的温暖。

这片温暖自然也很公平的撒到了顾君湖畔的那片梨林之中。

“好软,好暖啊…阿嚏…”

第七座离亭前的一片梨花花海中伸出了两只手臂,而止留枯的声音却是从花海底下传了出来。

花海被掀起了一阵轻浪,止留枯很顺利的从里面钻了出来。坐直了身体的止留枯茫然的看着身边堆满的梨花瓣,昨夜自己明明是坐在黑石上面睡着的。可是今早醒来却是发现自己横躺在一片梨花花海之中。

突然,止留枯的双眼有些转不动了。他看见了满树的青梨,口齿生津吞咽了一口:“咕噜…这是个什么情况?”

“曾有贤人念过沧海桑田,这梨林一夜之间花谢果结。那么顾君湖是否也会在某个日升月落眨眼之际湖干泥裂?而你我青丝作白发呢?想来或许很是有趣。”

听到身侧传来水香的声音,止留枯这才回过神来,转过脑袋看着不知何时醒来走进白色花海的那名白裙佳人。

本来止留枯想要习惯性的将招牌傻笑挂在脸上,可是当他看到走进花海的水香。她的裙裾铺在梨花瓣面上呈伞状散开,双手自然垂在身侧,流云广袖袂落花上。白裙白花白人儿。

这时的水香被看在止留枯眼中便像是见到了天宫中的仙子下凡,洁白的梨花为她铺在脚下。尤其是那一双被他称赞过好看的眸子,更是显得愈发灵动。眸中的黑瞳孔宛若宝石一般的镶在那处。黑的无比深邃,黑的空灵十分。

“哎呦!”

脑门上一阵痛感传来,这才让傻掉的止留枯回了神来。原来是一颗青梨砸在了自己的额头上,落在了面前。

手中拿着一颗仿若一样青梨的水香从梨树下走了过来,随口便咬在了青梨面上。咬破了梨皮,咬在了果肉上。

“咕噜…”

止留枯又吞咽了一口口水,只是不知道是因为面前的青梨诱惑,还是他眼中的天宫仙子食梨诱惑的原因…

发现止留枯看着自己又有些将要犯傻的前兆,水香又顺手摘下一颗青梨朝着他的额头扔来。

这一次倒是被止留枯稳稳的接在了手中,连忙捡起落在面前的那颗青梨胡乱的在袖袍上擦了擦边放入口中。

“好香!好甜!”

甜,说的是青梨的果肉。香,则是赞的青梨有梨花冷香。

止留枯口中嚼着甘甜的青梨含糊不清的问道:“水香,你刚刚说什么有趣来着?”

“我刚才说啊,你有趣!”

“我有趣?哎呦…”

正在专心致志思考自己如何有趣的止留枯再一次被水香偷袭得手,他的脑门被投过来的果核砸了个实在。

广州市荔湾区芳村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山东省职业卫生与职业病防治研究院预约挂号
福建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南阳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镇江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